您所在的位置:武汉易学大讲堂 > 数术天地 > 咀嚼旧事 >

大六壬

新派大六壬

奇门遁甲

说数术

八字推命

看风水

风水玄说

算卦

梅花易数

知几

测字

易医同源

看相

手相

手诊

企业运作

咀嚼旧事

百事可测

古人占卜精准度如何?管辂让我们大开眼界!(上)

来源:未知作者:易学大讲堂时间:2018-09-26 16:26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汉代管辂
 
    管辂  guǎn lù ( 208-256 ),字公明,平原郡人。他粗豪丑陋,没有威严的仪表,却饮酒成性,吃喝谈笑,从来不选择对象,所以人们喜欢他却不尊敬他。
    管辂的父亲任利漕令。利漕人郭恩兄弟三人,都得了瘸腿的病,让管辂卜筮,想知道这件事的原因。
    管辂说:“卦中有您家族的墓,墓中有女鬼,不是您的伯母,应该是叔母吧。在饥荒年代,有人贪图她那几升米,把她推到井中,又推下一块大石头,打破了她的头。孤魂冤屈哀痛,自己向上天申诉。”于是郭恩兄弟哭泣着认了罪。(赵:用卦可查因果!反推其卦,疑为山地剥之风水涣卦。)
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
 
    广平人刘奉林的妻子病危,买了棺材。当时是正月,他让管辂占卜。管辂说:“命中定于八月辛卯日中午时分死。”(赵:精准如此,令人叹服!) 刘奉林说一定不会到八月,但是他妻子的病逐渐好转,到了秋天才发作,一切都像管辂说的一样。
    管辂去见安平太守王基,王基让他算卦。管辂说:“会有一位低贱的妇女,生一男孩,刚下地就跑到灶中死掉。又在床上会有一条大蛇衔着笔,让大人小孩全都看见它,过一会就离开了。又有鸟飞进室中,与燕子共同争斗,燕子死了,鸟才飞走。您会有这么三种怪事。”(赵:悖于常理,且看他如何解释!)
    王基大吃一惊,问他是吉是凶。管辂说:“这只是客居的房屋时间长久,各种鬼魅在作怪而已。小孩生下来就跑;不是他自己能跑,只是宋无忌的鬼魂把他带入灶中的。大蛇衔笔,只是一个老书佐的鬼罢了。鸟与燕子争斗只是一个老卫士的鬼罢了。现在在卦中只看到了卦象而没有见到凶   气,知道这不是妖怪造成危害的征兆,自然没有什么忧患。”后来终究没有造成祸害。
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   当时信都令家中的妇女惊恐不安,轮流生病,让管辂来卜筮这件事。
    管辂说:“您北面厅堂的西头,埋有两个死了的男子,一个男子手持长矛,一个男子手执弓箭,头在墙里面,脚在墙外面。持矛的人主刺头,所以人的头重,头痛,不能抬起来。持弓箭的人主射胸腹,所以人的心中疼痛,不能饮食。鬼魂白天到处飘游,夜里出来让人得病,所以使家里的人惊恐不安。”于是挖掘出骸骨移走,家里人的病全好了。
    清河人王经离职后回家去,管辂与他见面。王经说:“近来有一件怪事,让我很不高兴,想麻烦您算一卦。”
    卦算成了,管辂说:“卦爻是吉兆,不会作怪。您夜里在厅堂的门前,有一道像燕雀一样的光亮飞入您的怀中,发出殷殷的声音。您的精神不安,解开衣服,徘徊不定,招呼妇女来寻找剩余的光亮。”
    王经大笑,说“确实像您说的一样。”管辂说“是吉利,是升官的征兆,很快就会应验了。”不久,王经作了江夏太守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
 
    管辂到了郭恩家。有一只斑鸠飞来停在屋梁上,鸣叫声很悲伤。管辂说:“应该有一个老人从东方来,带着一头猪,一壶酒。主人虽然高兴,也会有小事故。”(赵:未见起卦,鸟占。)第二天果然有客人来,像管辂占卜的一样。
    郭恩让客人节制酒量,不要吃肉,小心用火,而去射鸡做饭食。箭从树丛中间射出去,射中了女儿的手,流了血,惊恐不巳。
    管辂到了安德县令刘长仁家,有一只鸣叫的喜鹊飞到楼阁上,叫声急迫。
    管辂说:“喜鹊说东北有个妇女昨天杀了丈夫,牵扯到西边邻家的丈夫离娄,等不到太阳落山,报告的人就会到了。”
    到时,果然有东北方与死者同一伍(赵:社区基层结构。)的百姓来报告,邻居的妇女亲手杀了他的丈夫,骗人说西边人家与他丈夫有仇隙,来杀了我的夫婿。(赵:不是能听懂鸟语,而是解读鸟占之象。)
    管辂到列人县典农丞王弘直家不久,有高三尺多的旋风从申方上刮来,在庭院中像幢盖样旋转,停息后又再刮起来,很久才停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王弘直拿这件事问管辂。管辂说:“东方该有管马的吏员来,恐怕有父亲哭儿子,不知该怎么办。”(赵:风角之术。)
    第二天,胶东的吏员来到,王弘直的儿子果然死了。王弘直问这是什么原因?(赵:且听他解释。)管辂说:“那一天是乙卯,就是长子的征候。木落于申,北斗指在申,申破寅,是死丧的征候。太阳过了午间而风刮起来,就是马的征候。离是纹饰彩画,是吏员的征候。申未是虎,虎是大人,就是父亲的征候。”
    又有雄山鸡飞来,落在王弘直内院铃阁的柱子头上。王弘直为此非常不安,命令管辂算卦。管辂说:“到了五月一定会升官。”当时是三月。到了五月,王弘直果然成了勃海太守。
    馆陶县令诸葛原晋升为新兴太守,管辂去给他送行。宾客们都参加宴会。诸葛原亲自去取了燕子卵、蜂巢、蜘蛛放在器物中,让管辂猜测。(赵:射覆。)
    算完卦后,管辂说:“第一种物品,含着生气等待变化,依在堂宇上,雄、雌可以从形状上看出来,翅膀舒张,这是燕子卵。
    第二种物品,在房上倒悬,有很多门窗,藏有精华,孕育毒物,到了秋天就转化,这是蜂巢。
 
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第三种物品,颤动着长长的脚,吐出丝织成罗网,沿着网寻求食物,在夜中获利,这是蜘蛛。在座的人都惊喜不巳。”
    管辂的族兄管孝国,居住在斥丘,管辂去跟着他住,与两位客人相会。客人走后,管辂对管孝国说:“这两个人的脑门到口耳之间都有凶气,会同时发生奇怪的变故,两个灵魂都没有居住的地方,魂魄在海里飘流,尸骨回到家中,过不久他们该一块死掉。”(赵:相术。)
    过了几十天,两个人喝酒醉了,夜晚同乘一辆车,拉车的牛受了惊,窜下道路,掉入漳河中,俩人全都淹死了。
    在这个时候,管辂的邻里居民,大门都不关闭,没有偷窃的人。清河太守华表,召聘管辂任文学掾。
    安平人赵孔曜向冀州刺史裴徽推荐管辂说:“管辂的性格宽弘大量,与世人从无忌恨,仰观天文与甘公、石申这些星象学家一样精妙,俯视《周易》与司马季主的思谋相同。现在您正分神下视幽深的山林,留心湖泽,管辂应该受到暗中相和的应验,得到见到官府羽仪的机会。”
    裴徽于是聘请管辂为文学从事,引他来见面,对他非常友好。冀州治所迁到钜鹿,管辂升为治中别驾。
    刚应州府征聘时,管辂与弟弟管季儒同乘一辆车,到了武城西面,自己算卦判断吉凶,对管季儒说“该在故城中见到三只狐狸,这样才会显达。”
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他们前进到河西边的故城城角,正见到有三只狐狸蹲旁边,兄弟二人都很高兴。在正始九年被推举为秀才。
    文章来自“百姓智慧门”微信公众号原创首发,转载注明作者、来源!


 
    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!!!
    凡一周内转发号内任意3篇文章到朋友圈、微信群、QQ群等(勿在一天内转),本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,这是可为你带来好运的数字,用在手机号、车牌号上更吉祥!


 
   

易学延伸阅读



赵向阳博客

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(武汉易学大讲堂) 版权所有
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

邮箱:manzuyr@163.com 电话:027-82761397 13476013916

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:鄂ICP备1106613

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