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武汉易学大讲堂 > 数术天地 > 咀嚼旧事 >

大六壬

新派大六壬

奇门遁甲

说数术

八字推命

看风水

风水玄说

算卦

梅花易数

知几

测字

易医同源

看相

手相

手诊

企业运作

咀嚼旧事

百事可测

禳移--转移灾祸!(上)

来源:现代易武汉学派公众号作者:易河踏歌时间:2018-05-25 17:15浏览次数:

    禳(ráng“瓤”)移,一种借祈祷转移灾祸的法术,中国古已有之,黄帝时代的祝由术,便是绝传的国粹。后世更有所谓“辰州符”者,种种怪异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    台湾学者钱穆,自述年少时曾亲见一画辰州符者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钱穆(1895年7月30日—1990年8月30日 ,享年95岁)

    “一农人病腿肿,求治。彼在檐下墙壁上画一腿形,持刀割划,鲜血从壁上淋漓直流。后乃知此血从肿腿者身上来,污血流尽,腿肿亦消,所病霍然而愈。”
    钱穆认为以其反科学而确有此现象,不得谓之是迷信,而有待于科学上之新解释。但在西风东渐之后,唯物论的一元论成为主流思想,容不下其它解释,所以言论中就少了许多精彩 !
    然而, 帝王们从来就对此深信不疑,秦代设有专职“祝官”,在秘密状态下工作,他们通过念咒的形式,把要降临到君王身上的灾祸,转移到臣子或者草民身上,此属国家机密,故称秘咒。这种方法后来传到了西域,又发生了变异。
    《资治通鉴》记:公元639年,一位西域高僧来到长安,他能念咒语让人立刻死亡,也能念咒语让他马上复活。唐太宗李世民亲选“飞骑”(禁军)勇士做试验,果真如此!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但天文台长(太史令)傅奕不服,请求亲自试法,傅奕精通阴阳五行及各种法术。高僧念咒时,傅奕浑然不觉,一会功夫,这位高僧忽然仆地而亡,不能再醒,这是遇强反噬的道理。这种法术在暗中一直薪火相传.《清朝野史大观》载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乾隆六十年,虽禅位,然仍有训政事。一日,早朝已罢,独传和珅入见。珅至,则弘历(乾隆)南面坐,颙琰(嘉庆)西向坐,(每日召见臣皆如此),良久,弘历闭目若熟寐。然口中喃喃有所语,颙琰虽极力谤听,终不能解一字。
    久之,弘历张目曰:“其人何姓名?”和珅应声对曰:“高天德、苟文明。”弘历复闭目诵不辍。颙琰大骇愕!
    他日,密问和珅曰“汝前日如对,上皇作何语,汝所对六字,又作何解?” 珅对曰:“上皇所诵者西藏秘密咒也。诵此咒,则所恶之人,虽在数千里之外,当立死。即不死,亦必有奇祸。奴才闻上皇持此咒,知所欲治者,必为白莲教中之首领,故以此二人名对也。” 颙琰由是知和珅亦娴此术,誓必诛之!
    由皇帝亲自习练秘咒的十分少见,多半是身边的护法精通此术,尤其是在政教合一的西藏政权,更是藏龙卧虎,自成一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1894年8月18日,十三世达赖(19岁)奉清政府政令,在布达拉宫举行亲政大典。在达赖亲政后,原来摄政的大臣第穆胡土克图只好辞谢了一切事务,回到丹吉林寺焚修。但他的弟弟傲布才仁和僧官同丹,却勾结达赖的侍从,将达赖的生辰八字,写在符咒上,埋在布达拉宫四周及桑鸢寺的海布山上,又缝进一双靴子里,送给达赖穿用。
    果然达赖开始心神恍惚,不思饮食。布达拉宫的护法喇嘛发觉异常,立即作法,查出了靴底符咒,并追查出是傲布才仁和同丹在作崇,第穆胡土克图当晚遭反噬暴死。这件事离开我们仅仅一百余年,以后社会动乱,政权迭替,会禳移法术的人,就很少再听说了。
    在古代,禳移法术同样是秘而不宣,以至有的帝王也不明真相了。有一次。唐玄宗问贺知章:“玉牒之文,前代帝王为什么要求严守秘密呢?”答道:“玉牒本是通于神明之意。前代帝王所求各异,或祷年算,或思神仙,其事细微秘密,所以极少有人知道。”其实,以贺知章的博学,不会不知,不过不肯教坏皇帝罢了!
    什么是禳移?说白了,就是嫁祸于人!天塌下来时,高个先趴下,让矮子砸扁,每次都是弱者血肉横飞!这种官方行为准则,流毒甚深,直到今天仍然可以见到踪影,在官场上,你只要睁大眼睛就能看到。
    当然,除了念咒、祈祷,禳移还有多种方法。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四回,托名单福的徐庶,投奔刘备,为引起注意,他踏歌而来。歌曰:
    “天地反复兮,火欲殂;
    大厦将崩兮,一木难扶。
    山谷有贤兮,欲投明主,
    明主求贤兮,却不知吾。” 
    刘备喜出望外,立即接纳。徐庶看了刘备的坐骑说:“这就是名叫的卢的千里马吗?你最好不要骑它了,它会妨碍主人的。我有一个办法可以禳移祸害。”
    见刘备作洗耳恭听状,徐庶接着道:“将此马赐赏给你不喜欢的人,妨过此人后,自然就平安无事了。”刘备听了脸色大变,生气地道:“先生刚来,不教我正道,却教我去作利己害人之事,我不敢再听你说下去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古人对马匹十分了解,一如现代人对车辆的熟悉,坊间也有《相马经》流行。刘孝标注解《世说新语》,引伯乐《相马经》云:
    “马白额入口至齿者,名榆雁,一名的卢。奴乘客死,主乘弃市,凶马也。”
    这之前,刘备曾将此马送给了刘表,但一下子就被其谋士蒯越识破了,说:此马眼睛下有一道泪槽,额边生有白点,必然妨碍主人。于是,刘表很客气地退还了此马。徐庶现在如此一说,刘备以为是对着和尚骂贼秃,当然恼羞成怒,大作正人君子相。
    其实刘备的这一手,与楚昭王芈(mǐ)轸(zhěn)的一手,颇有异曲同工之处,高明的君王始终把仁德的外套裹得紧紧的,决不肯赤膊上阵。
    文章来自“百姓智慧门”微信公众号原创首发,转载注明作者、来源!


    
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!!!
    凡一周内转发号内任意3篇文章到朋友圈、微信群、QQ群等(勿在一天内转),本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,这是可为你带来好运的数字,用在手机号、车牌号上更吉祥!


     
 


易学延伸阅读



赵向阳博客

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(武汉易学大讲堂) 版权所有
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

邮箱:manzuyr@163.com 电话:027-82761397 13476013916

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:鄂ICP备1106613

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84号